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八章 骂娘 (第2/3页)

铃铃,叮铃铃。门铃声响起不久,里面当即就传来一阵焦急的脚步声,门口随即被打开,只见从中走出一个年过三十却似十八的妇人,她的神情很是着急,纤细眉间隐隐透露出一股不安。

    妇人看到沈梦歆后,脸上便不由的露出了笑意:“咦梦歆,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沈梦歆闻言只是苦笑了两声:“阿姨……”她只是眼神转向身旁的夜寒觉。妇人眼神顺着沈梦歆的目光望向一旁的夜寒觉:“这位同学……嗯?北堂?”

    再她和北堂搬到这里后,妇人便在外门上安了一盏照明灯,只要每日顾北堂还未准时回家,顾北堂的母亲便一刻没有将那颗照明灯关掉。这颗照明灯可以说是每一天都要等顾北堂放学回家后它才会被关掉,这已经成顾北堂家庭里不变的一个规则。

    顾北堂的母亲姓顾,叫顾玉琴。此刻顾北堂脸上的淤青在那照明灯束束白光的照映下变得十分明显,沈玉琴一眼就看到顾北堂那张原本泛白的脸上的那些淤青。都说女人是水做的骨头,果然就见顾玉琴跟沈梦歆一样,脸上的泪珠一滴又一滴的滑落脸颊,再加上顾玉琴本就容貌不俗,这一哭,倒让人觉得楚楚可怜,十分想将她拥入怀中。

    “北堂,你怎么了?”顾玉琴对着昏迷着的顾北堂道。就在这时,背上的顾北堂忽然轻咳了几声:“咳咳咳。”顾玉琴连忙开口道:“北堂,北堂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啊!”夜寒觉闻言便简短的诉说了一遍:“……我发现他时他就已经昏迷不醒了。”顾玉琴当即又泪珠子一滴一滴的滑落脸颊,不,应该是她好像从来没有停过哭声。

    “进来,快进来,快把北堂放在床上。”直到此刻,顾玉琴才记得招呼沈梦歆和夜寒觉,然后沈梦歆轻车熟路的领着夜寒觉前往二楼顾北堂的房间内。

    顾玉琴稍稍止住哭声,也跟着两人前往顾北堂的房间,一路上她不由的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沈梦歆,发现她的脸上有微微有哭过的痕迹,女人当然最懂女人,顾玉琴心里不由说了一句:要是我儿媳妇就好了。随即她看着夜寒觉,内心不由想到了什么,暗暗的下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决定。

    顾北堂的脸上不仅有伤,身上各处也还有伤,这里因为只有夜寒觉一个男生,所以给顾北堂身上擦拭止痛药酒的活也就交给了夜寒觉。顾玉琴则去厨房给三人做一些宵夜,沈梦歆不好待在顾北堂的房间内,她一个女生又能做些什么?呆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顾玉琴见沈梦歆无事可做有些拘谨,便主动叫她一起去厨房帮忙。沈梦歆在厨房内静静的帮着顾玉琴打下手,没有发一言一语。

    顾玉琴这个过来人自然知道沈梦歆对自家的儿子有意,当然就不会冷落了她,指不定以后会成为自家儿媳妇呢。现在也好先培养一下婆媳的关系。

    “梦歆,刚才那名同学是谁啊,怎么阿姨之前没有见过?”顾玉琴从夜寒觉身上敏锐的嗅到了一股危险信号。夜寒觉论身高颜值都跟自己的儿子顾北堂不相上下,她当然要好好的了解一下夜寒觉,提前替她的儿子守护好沈梦歆!也不知顾北堂日后知道沈玉琴心中所想会不会很无语?

    “阿姨,他叫夜寒觉,是今天我们班刚转来的新生。人……还挺好的。”沈梦歆低着头回答沈玉琴的话。原来是新生啊!顾玉琴心里默默想到。不过为什么说人还挺好的?该不会他们之前就认识了吧?这个念头一浮现出来,不由又使沈玉琴内心有些担忧,如果是这样子,那自己的儿子一定是没机会了。

    不过为了保守起见,顾玉琴还是开口问道:“那你们是不是很久之前就相识了啊?”沈梦歆顿时疑惑的望向顾玉琴:“阿姨,我们才第一天见面认识,你为什么这么说呢?”顾玉琴笑了笑:“哦,没事,我就是觉得你们两人好像从很久之前就认识了般,是我发现错了。”说完这句话,顾玉琴的内心莫名的就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