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五章 知己 (第2/3页)



    “然后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到晚自习结束?”夜寒觉眼神玩味的望着顾北堂。顾北堂眼神白痴的看了夜寒觉一眼,然后独自来到刚才自己靠背的那棵大榕树后,低身弯腰好像在拿什么东西。

    夜寒觉的内心只感觉到有一股不详的预感。不要说只有女生的第六感很灵,其实男生的第六感也是不差的!

    顾北堂没有故意掩饰着什么,而是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在大榕树下拿的东西亮相在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面前。夜寒觉一看不由骂了一句:“我草。”沈梦歆看到后则挽嘴一笑。

    只见顾北堂拿的不是什么,正是一把十分精致的小提琴。夜寒觉的内心连吐血的心思都有了,不由轻柔着现在还有些酸痛的腰部,这个动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夜寒觉之前是不是跟人做了那种事。

    有风吹拂而过,带动几课大榕树上茂密的树冠,响起一片哗哗的声响。夜寒觉很是不情愿的接过那把小提琴。

    起先夜寒觉以为这把小提琴只是一把简单的小提琴,没想到细看之下,才发觉这把小提琴竟十分的精美,如果把宋雨岚师姐的那把小提琴与现在夜寒觉手中的这把小提琴作比较的话,那么夜寒觉肯定会选现在手中的这把小提琴。这把小提琴的琴身的上漆的色彩光泽十分的鲜亮,一看就知道经常有用保养油擦拭,琴弦采用的是一种连夜寒觉都不晓得的品种,不过夜寒觉刚肯定,这种连他都不晓得的琴弦品种一定不会太差,甚至还会比宋雨岚师姐的小提琴上的羊肠弦还要好很多。这只是夜寒觉的直觉告诉他而已,夜寒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直觉。

    夜寒觉轻轻的用左手按着指板上的琴弦,右手用琴弓拉了一下小提琴上的琴弦,顿时一声嘹亮的琴声从小提琴上被夜寒觉拉响。夜寒觉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眉头紧锁。顾北堂就只见夜寒觉眉头紧锁过后闭上了双眸,小提琴缓缓的被他架在左肩上,然后露出了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他又在一次用琴弓在琴弦上拉响几声琴音。夜寒觉他宛如陷入了一场玄之又玄的沉思之中,顾北堂和沈梦歆都没有出声打扰夜寒觉。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但在场得三人都没有察觉到他的流逝。不知何时,夜寒觉他开始在精美小提琴上拉奏起来。沈梦歆缓缓的闭上双眸,再一次用心聆听被夜寒觉用小提琴拉奏而出的优美旋律。反观顾北堂,他在跟着沈梦歆闭眸的前一刻,抬头望了一眼夜空中只有寥寥几星的夜空,随后也闭上了双眸,心绪随着优美的旋律开始起伏。

    世间仿佛变得异常安静,时间也在这一刻变得慢了下来,两者的变化好像都是为了衬托正在拉奏小提琴的夜寒觉。

    听着小提琴那优美的旋律,顾北堂脑海中一个窈窕的身影慢慢浮现,也不知为何故,顾北堂尽然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清她那体型的大致轮廓。两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小公园里,时间是清晨时分。她也跟现在的夜寒觉一样,全神贯注的拉着小提琴,那里万物无声,只有小提琴那优美的弦音,顾北堂经常闭眸对着她拉奏而出的小提琴旋律而陶醉。她也会很用心的用琴弓拉奏着手里的小提琴,就算只有一个观众在聆听她的演出,她也必须要到全力以赴才行。

    每当她的演出结束时,顾北堂和她都没有向对方开口,只是彼此笑了笑,好像只要走出这座小公园,他和她就会变作两个互不相识的存在。顾北堂至今还仍然记得他和她之间的第一次对话的场景和内容,却唯独忘记了她的容貌。顾北堂曾多次想要回想起她的容貌,不管他拼了命的脑海中用力去想,但就是回想不起她的那一丝容貌。

    两人见面的那一天早晨,天空十分的阴沉,还下起了连绵不绝的小雨。不过顾北堂和她还是如约的来到那座小公园。每日的清晨,这座小公园基本上都不会有人涉足来此,除了顾北堂和拉小提琴的她,因此这座小公园里顾北堂和她的秘密也就没有人知晓。

    因为那天下着连绵不绝的小雨,两人都用手撑着黑色的雨伞,她的肩上背着小提琴袋,而顾北堂则望向着她,然后两人就开始了彼此间的第一次对话。

    当时的她眨着眼睛望向顾北堂道:“那个,你能帮我撑一下雨伞吗?我拿着雨伞不太方便拉琴。”她的声音很是甜美,还带有一丝丝空灵的感觉,很容易就让人记住了她的声音质感。

    当时的顾北堂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便看见他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顾北堂他放下了手中的雨伞,迈步来到她的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