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ap.xkushu.com
    第十七章 疑惑 (第1/3页)

    房门外,沈梦歆和夜寒觉两人并肩而站,里边的顾玉琴则笑吟吟的对着两人道:“阿姨明天还欢迎你们,希望你们俩明天还一起来。”外边的沈梦歆夜寒觉两人闻言皆都点头答应。此时外边站着的夜寒觉目光稍稍越过面前顾玉琴的身影,不过他并没有看见有顾北堂的身影,也就是说顾北堂此时应该还待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门内的顾玉琴似乎察觉到夜寒觉的目光,她的内心泛起微微苦笑。为什么呢?因为顾北堂啊,顾北堂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作为他的母亲,顾玉琴怎会不知道顾北堂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干什么,不过她一直没有干预顾北堂的所作所为。因为顾玉琴不想捅破这层窗户纸,这会让他们母子之间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隔阂,所以顾玉琴她一直装作她不知道顾北堂在房间里干什么,同样顾北堂在就知道顾玉琴,不过他也懒得去跟顾玉琴解释什么。这也可以算是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一个小秘密吧。

    “走了,寒觉。”一旁的沈梦歆提醒身旁目光依旧望向里边的夜寒觉道。夜寒觉闻言收回目光,对着身旁的沈梦歆和煦一笑,然后点点头。两人也没有在什么过多的言语,就这么一前一后的向楼下走去。

    顾玉琴用手肘轻轻的靠在门柱上,望着两人渐渐消失不见的背影,脸上顿时愁云满布。唉,看来这么个漂亮的儿媳妇他们家肯定是没戏的了。然后房门就被重重的关上,发出一声猛烈的响声,由此可见此时的顾玉琴内心对于她的这个儿子是有多么的忧郁!

    两人第三次一起走在这条街道上,也可以说是第三次夜寒觉陪着沈梦歆一起回家。这次两人都没有开口谈话,只是到了分叉路口时,夜寒觉才对着沈梦歆说了一句:“路上小心。”顺着那条街道一直往前走下去,差不多两三百步的距离就到了沈梦歆的家。而夜寒觉则还要继续走上一段路程才能回家。沈梦歆闻言笑着对夜寒觉点头。她的笑容很纯洁,夜寒觉的内心好像只要看见沈梦歆的笑容,他就会变得很满足,也不知是不是渐渐的喜欢上了她这个全班的班长?同样沈梦歆也很喜欢在这个相处的不到几天内心却总是很愉快的同学面前展露笑颜。

    夜寒觉的目光一直目送着沈梦歆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的时候才收回目光,转身走向那个所谓的“家”。

    在夜寒觉的心目中,其实那个地方并不算是“家”,他的家是在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居住的那个小木屋里,那里才算是他的家。那个家让他感受到很温暖,而如今这个所谓的“家”,说到底在夜寒觉心目中只是一处安身之所罢了,因为那里充斥着一股陌生的味道,这股味道让夜寒觉感觉很不舒服。

    那个安生之所是一处低矮楼,只有小小的两层,整座矮楼的占地面积不足百平,好在盖有两层,不然叫夜寒觉怎么去跟一个经常喜欢喝酒的酒鬼一起居住?每天没日没夜的让夜寒觉闻着他身上那一股永远都无法祛散的酒气吗?

    夜寒觉从身上掏出可以打开这座低矮楼的钥匙,房门刚被打开,夜寒觉就很是清晰的闻到有一股十分浓郁的酒味扑面而来,这股酒味的浓郁程度简直可以令人到作呕的地步。

    夜寒觉强忍着肚子里的不适,对着里边喊了一句:“有人在吗?”由于那个男人经常喜欢三更半夜的时候跑出去喝酒,所以夜寒觉才会多余的问了一句“有人在吗?”

    里边寂静的黑暗没有一丝声响传出。夜寒觉原地驻留了两三秒,随后也没有开灯,凭着微弱的感觉,向低矮楼的二楼走去。

    忽然,夜寒觉听见自己后边突然响起一声响动,随后只听见有一个粗犷的声音开口说道:“酒,我要酒,寒觉,给我买酒去!”闻言后正在上楼梯的夜寒觉停下脚步,稍微侧过脸庞,然后冷漠的回了一句:“我要休息了。”随后就一步一步的往楼梯上走去。

    不知为何,一楼再也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有可能那个男人刚才是在说些梦话吧!也有可能他有什么话没能开口吧!

    夜寒觉的父亲叫做夜景盛,自从夜寒觉的母亲去世后,他就整日浑浑噩噩的,只知道喝酒度日。事情的起因大概是这样的,十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夜寒觉的母亲不知为何与夜景盛在这座低矮楼的天台上发生了口角的争执,当时的夜景盛借着酒劲,就把夜寒觉的母亲稀里糊涂的推了一把,随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