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七章 疑惑 (第2/3页)

夜寒觉的母亲就坠楼而死。当时是脑部先落地,随后才是身体的砸地。法庭上,法官给夜景盛判了有期徒刑两年,因为当时是夜景盛的无意之举,所以才造就了夜寒觉母亲的死亡。

    两年后的夜景盛就开始过起了浑浑噩噩的余生,整日已就度日,也没有去理当时才七八岁的夜寒觉。好在隔壁楼层的一位邻居阿姨有经常过来照顾夜寒觉,不然夜寒觉能否活到今天都还两说。

    所以夜寒觉从小就对他的这名亲生父亲没有丝毫好感,他在夜寒觉的心目中只是一名称职的酒鬼罢了,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该有的父亲身份。

    来到自己的房间。夜寒觉轻掩上房门,随后小心翼翼的拿起他从乡下带过来的那把小提琴。他只是凝望着那把小提琴,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的脸庞却已流下两行泪水。他很思念他在乡下的爷爷奶奶,他很想知道他的爷爷现在的身体怎样了,有没有在一步一步的康复?他想念乡下的一切,那里一切都是那么的朴实,没有那么多城市小镇上的大道理,每一个人都只顾着自己或自己的小家庭,或记挂着自己每天的一日三餐,只要有饭吃,人生就满足了。

    就在浓浓的思念中,夜寒觉缓缓的睡去,他坐了一个梦,一个乡下朴实的梦……

    —————

    窗沿边,顾北堂望着身前窗前的黑暗,右手边放着那一把精美的小提琴。顾北堂的内心深处此刻正在思索着一个无头无脑的问题:到底要,还是不要?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响起。顾北堂轻轻的说了一句:“请进。”随后房门被人推开,顾玉琴望着顾北堂的背影,皱着眉头问道:“有这么好的女孩子,你为什么就不知道懂得珍惜呢?难道当她被那个名叫夜寒觉的小男生给掳走后你就高兴了?”顾北堂没有回答顾玉琴的话,甚至连头都没有转一下。顾玉琴还想再咄咄逼人的的出声几句时,但是一看到顾北堂那种无懈可击的冷漠态度后,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那么的心累,以至于心累到她都无法再训斥顾北堂的“忤逆”

    —————

    月光轻柔的撒下,照落在一处窗前,只见有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坐在窗前,然后用白晳的双手撑着腮帮,她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神情似乎是在发呆。

    少女正是刚刚回家的沈梦歆。沈梦歆一会到家就立即的洗漱完毕,然后就坐在窗前,陷入了无止境的发呆之中。她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脑海中浮现过她内心喜欢的人---顾北堂,也想过刚来学校没几天的---夜寒觉,最后还想到同桌---苏小雪,到最后她也就不知道她自己在想些什么了。然后就慢慢的趴在桌上睡去,轻柔的月光洒落在她的身上,似乎像是一名长辈对一名后辈轻柔的抚摸。

    今日的槐树林里异常的热闹,可以说学校内的许多喜好八卦新闻的同学都已经聚集在此,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事,场面竟然如此的况大。

    “你好,这位师兄,请问一下这里是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这里聚集了这么多人?”一位高一的小师弟看见一位他最近刚加入社团后认识的师兄,就向他开口询问道。那位仁兄也是好记性,竟然还记得住那位小师弟,不过他当下就有一些忧郁,只因为他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有些尴尬了,他也是跟着别人一起过来的,不过在小师弟面前怎么能失了面子呢?当即那位仁兄就打了一个哈哈道:“哦?这位小师弟,我们应该几天没见面了吧,你平时也不来找师兄,今日怎么有空来找师兄呢?是不是社长布置的文学创作作业不知道怎么下笔?其实师弟这种事你找错人了,这种创作的事师兄我也不擅长,高一时师兄都是能拖就…哦不是,不是,师兄我…反正当时师兄也不知道是怎么完成的,还有这种事情你应该去问一下手机里的搜索引擎,它一定比师兄靠谱,相信你一定可以在它那里找到你需要的答案的,那么现在师兄就不打扰小师弟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创作哦小师弟!一定要争取给社团争光!”然后那名师兄就在那名高一小师弟目瞪口呆的神情下以极块的速度向远处遁去。

    远离那名高一的小师弟后,那么仁兄不由呼出一口气,总算糊弄过去了。师兄好像有些答非所问了吧!而那名小师弟内心则默默的道。

    那名高一的小师弟加入的社团是一个文学创作的社团,当时满怀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