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ap.xkushu.com
    第十八章 表白 (第1/3页)

    清晨,天刚蒙蒙发亮,在一棵不知名的树上几只早起的鸟儿已经外出觅食。而在一处楼层上方的天台上,一个身影却已早早的站在那里,目眺东方日出的方向。自从那座小公园被拆毁后,他几乎每天都会站在楼层的天台上,他也没有干什么,就那么静静的望着日出东方的方向发呆。

    他不是别人,正是顾北堂。顾北堂每天站在天台上的时间也从来都没有准确性,完全每天站的时间都是凭心意而定,有时他站的时间短,差不多只要一盏茶的功夫或短短一根香烟的燃尽时间他就会走下天台;不过有时他站的时间也长,几乎长到可以在天台上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以至于每次顾北堂上学快要迟到的时候都是顾玉琴来到天台上督促他回家去吃早餐,然后快点去上学。

    今日顾北堂在天台上站的时间差不多只是两根香烟的燃尽时间,然后回到家中吃完早餐的他就拿起书包走出家门,又开始了平常而又枯燥的一天。好像对于顾北堂来说,他的时间几乎没有瞬息是不枯燥的。

    —————

    低矮楼内,由于房间内的窗帘没有拉开,以至于整个房间内都导致有些昏暗。

    “笃、笃、笃……”房间内响起一阵下楼梯时的脚步声。虽然下楼梯的人已经放清了下楼梯时的腿脚力度,但由于楼梯板的材质问题,以至于如何轻的脚步声在昏暗的房间内都显得十分突兀刺耳。

    房间内一直连绵不绝的呼噜声突然停止,昏暗中,只见有一个身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也许是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导致现在的喉咙十分难受,犹如火烧,他随便从沙发前的茶几桌上拿起一个水杯,然后从储水瓶里倒出一些有经过煮沸的矿泉水,三下五除二就咕噜咕噜的把水杯里的矿泉水给灌了下去,过后才感觉喉咙里的火烧感减轻了许多。

    房间内刺耳的笃笃声也随着消散于昏暗中。下来的夜寒觉右手拿着书包,左肩背着装有小提琴的琴袋,他没有跟那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打交道。而那个刚刚睡醒的男子却对着夜寒觉道:“要上学了啊?家里也没有准备好早餐,你就去校门外的小摊上买一点吃的凑合着就好了。至于钱……”说着男子伸手从裤子上的裤兜内捣鼓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一张皱皱的二十元人民币。

    男子有些牵强的笑着道:“也没有剩多少,就只有这么点了。”正要出门的夜寒觉回头撇了男子和他手上的人民币一样,眼光中透露出冷漠,他的声音低沉的道:“我不用你的钱,我自己身上有钱。”然后就推门而出。

    一束亮光照进昏暗的房间,带来了一丝明亮。男子依旧牵强的笑着,笑容却渐渐的僵硬。等到夜寒觉的脚步声渐渐听不见了之后,他才缓缓的收起脸上牵强僵硬的笑容,望着右手上那张皱皱的二十元人民币,他猛的抬起自己左手,然后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自己的脸颊上,“啪”的一声重响,肉与肉相互撞击的响声证明男子没有手下留情。男子右手上的那张二十元人民币掉落在地上,他的双手猛的抓住他自己头上本就稀稀疏疏的头发,脸上两行泪水滑落脸颊,他宛如一个婴儿般,无声的哭泣着,哽咽着。

    回想起儿子刚才离家时的那一撇,他简直连死心都有了,儿子跟自己那么的不亲了,自己这么些年究竟在做些什么?他到现在才回想起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一次去乡下看过他的儿子。这些年他的生活总是离不开酒的陪伴。十几年来,他终于第一次对酒感到厌恶,屋子里的酒气总会让他颓废下去,他第一次脑海中想过要戒酒。

    他猛的拿起茶几桌上的一个空酒瓶,然后“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空酒瓶被碎成几块,而第一声酒瓶定破碎声响起只是一个开始,紧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